10岁女童书店拿书被警察带走 这背后藏着满满的心酸与温暖

发布日期:2021-05-08 02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七色花》、《一起长大的玩具》、《格林童线纸上,读二年级的小云一口气写下了九本书名。

  4月24日晚,四川泸州10岁的女孩小云在某书店偷拿了一本童话书,被发现她的员工报警。当民警通知女孩父亲时,对方只说了一句“管不了”。一直找不到父亲的小云只能在派出所一直待到深夜。

  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调查发现,小云妈妈几年前离家出走,再没有回来,54岁的父亲腿上有痛风,保安工作的早出晚归对孩子长期疏于照看。

  第二天,民警买把九本书给小云买齐了,但并没有马上全部拿给她:偷拿东西毕竟是不对的,怕反而成了奖赏,把孩子“惯坏”了。

  实际上“10岁女童偷书”已经在网上被热议,而小云一点儿也不愿提及这段经历。4月30日下午,她放学回家,把厚厚的棉衣丢在凌乱的床上,坐在床沿沉默不语。

  女孩父亲说,小云有一张好心人送的购书卡,她可能是觉得有卡就可以在书店随便拿书

  4月30日,红星新闻记者在泸州市龙马潭区某住宅小区找到小云的父亲老刘时,他有些尴尬,又有些无可奈何,他说自己上班,走不开,所以没办法接孩子。

  回到家中,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,摆着两张床,一张靠里边的床是60多岁的同事住,靠门边的床是老刘和女儿小云的,床上被子凌乱,看得出来很久没有洗过,床头一侧垒着高高的杂物。这间屋子里还有两张条桌,放着电池炉和电饭煲,以及调料、面、米等,就是“厨房”了。

  严格来说,这是地下停车场边缘的一间杂物间,阴暗,潮湿,有一股霉味儿。小云的书桌也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上面只有一盏小台灯。这还是一个爱心人士送的,放学回来,小云就在这里写作业。

  下午放学回来的小云,穿着一双破旧的运动鞋,蹬着借其他小朋友的自行车,在街边玩耍,最后直接骑到了地下室。当天气温接近30度,她把身上那件又脏又厚的棉衣脱下丢在床上,低头坐在床沿,两只手捉着衣服,不愿说线岁的女孩小云在某书店偷拿了一本童话书,被发现她的员工报警。对此老刘解释说,小云有一张购书卡,是爱心人士送的,她可能是觉得有卡就可以在书店随便拿书。但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,小云一直没讲,老刘说,之前问过她,她一直哭。

  那是一张200元的购书卡,小云把它放在一个文具盒里,在一堆杂物中,她径直找了出来。这张购物卡她还没有使用过,课外书基本上是别人送的,平时放学回家,没有玩的时候,她就会看书。“我喜欢童话书。”这是小云开口说的头一句话。

  老刘本来住在江阳区的老街区,上世纪90年代,父母做生意亏本,房子被卖掉了,一家人只能靠租房住。父母去世后,他还有一个弟弟至今未婚。

  几年前,老刘妻子从出租屋悄悄地离开了,带走了他仅有的一点工资,一个人打工挣钱的他不得不把小云送到泸县的外公外婆那里生活。结果两年前,小云竟只身一个人到20公里外泸州城里寻找父亲,最后是被救助站的人送回来的。从此以后, 小云就一直跟在父亲身边。

  老刘先是在一家烧烤店打工,但是烧烤店要干到深夜,小云也就在烧烤店玩到深夜,连吃烧烤的客人也看不下去,老刘也觉得这样“太恼火”,又辞职当了保安。但即便如此,老刘平常仍然没有多少时间照看女儿。

  老刘说,自己平时工作太忙,白班、晚班轮班制,上班的时候又不能擅自离岗,所以常常无法照看孩子,小云就在小区里跟着别的孩子玩。下班后,他会赶回地下室做饭,然后父女俩一起坐在床沿上吃。

  小云告诉红星新闻,自己上学要坐六站公交车,然后再步行十来分钟。“她上学也是自己一个人去。”老刘接着说,“ 上学只送过她一次,她就自己晓得路了。”

  4月30日晚上,老刘炒了一份回锅肉,在铁锅里蒸了一盆米饭,再无其他蔬菜。

  实际上4月24日下午,当老刘接到民警的电话时,心里有点恼火。“我当时真的忙不过来。”

  民警说,小云被送到泸州市北城派出所,民警几次联系小云的父亲老刘,但对方均表示没有时间来派出所接孩子,民警把孩子送到家中,也一直没有找到他。

  下午7点过,北城派出所民警不得不把小云带到老刘所居住辖区的红星派出所,让红星派出所民警晚些再把小云送回去。但那天晚上,红星派出所民警一直等到12点左右,跑了三趟才把小云交到老刘手上。

  小云在派出所里吃了一桶方便面,以及民警买的一些零食。红星派出所教导员何光明一直陪着她,看她做作业,跟她聊天。女孩一开始怯生,不说话,后来慢慢才熟悉起来。

  “她说自己喜欢看童话书,我就让她把自己喜欢的书写下来。”何光明说,他给了小云一张A4纸,她一口气写了九本书。有《七色花》、《一起长大的玩具》、《格林童话》、《逃家的小兔》、《三毛流浪记》等,大都是童话书。

  何光明把这份书单发到了工作群里,在外出差的龙马潭区公安分局政委龚晓波当即表示,把这几本书买给孩子,钱由他私人支付。第二天,龙马潭区公安分局多位民警给孩子买了书、学习用具,还有民警将自家孩子穿不了的衣服带到派出所来。晚上,这些东西一并都给小云送了过去。

  实际上,民警们对这个小女孩并不陌生。红星派出所民警张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大概一年以前,有市民报警,称沱江边有个小女孩独自游泳,天黑了也不回家。民警到江边后,看到小云抱着游泳圈,一个人在玩水,随后,民警也是几经周折,才把她送了回去。

  民警后来得知,女孩的父亲老刘在某小区当保安,每个月工资1500元。平常,老刘跟同事住在小区地下停车场边的一间屋子里,因为地方太窄,小云只能跟父亲睡一张床。

  泸州电视台公益组织“帮帮团”在两年前小云来泸寻找父亲时就开始关注这个女孩。负责人赖小娟说,当时小云在街头走失,泸州市救助站帮助她寻找父亲,而他们团队工作人员便参与帮助小云上户口,解决上学等。购书卡就是在一次活动中他们送给小云的。

  “对孩子疏于照看,对孩子管理也不是很上心。”赖小娟对老刘显然不是很满意。红星新闻记者在小云的住处,看到多名爱心人士为他买的书、文具、洗浴用品等。小区一些知道情况的居民,也时常给小云提来衣服等。

  为了给孩子一个独立生活起居的房间,4月30日下午,天立社区党支部书记戴学容跟几名社区工作人员来到老刘的地下室,把旁边一间屋子协调出来,并找人对房间进行了清扫,一面没有封闭的墙也计划用砖砌起来。

  “这是暂时的安排,我们还在进一步研讨如何更好地帮扶到孩子。”戴学容表示,因为老刘户口不在天立社区,所以之前对他的情况不是很了解,一些帮扶政策也难以落实。

  老刘告诉红星新闻,自己户口在江阳区北城街道的苏公路,因为没有房子后,很少回苏公路,也从未向当地社区或街道办提出过帮扶申请。

  戴学容为老刘写了一份低保申请,让他重新抄写后递交到户口所在地的社区。戴学容说,像老刘的情况,应该具备申请廉租房的条件,但这些也必须到户口所在地相关部门办理。

  红星派出所民警张波介绍,过去几天还有民警为小云买书,但还没有送过去。“不能一下子全拿给她,毕竟偷拿东西是不对的,别让孩子觉得做了错事还能得到‘奖赏’”。但龙马潭公安分局基层第二支部委员会已经决定,

  。当天,小云给一个同学写了一封感谢信,放在书桌上,提到感谢同学送给她的书,她很喜欢。但红星新闻记者还没看完,她就跑过来,抢过去捏在手里,然后又回到床沿上坐着,再没说话。